霹雳金光双修党
补剧中ing

【龙族/楚路】从头再来-卷二-第十三章

记录2

飓风之鸦——给你讲个故事:

第十三章、自由一日



在路明非签下了和结婚协议其实没什么差别的文书,把自己的未来和人生托付给卡塞尔学院以及秘党之后。古德里安整个人都像是骗婚成功的红娘一样松了一大口气。他叫来侍者让他给在座的三人续上已经随着刚刚的干杯空掉的杯子。跟着用满怀慈爱的目光凝视着路明非,仿佛养殖户凝视着正在奋力拱白菜吃的小猪仔···

“路明非啊。”他问道:“你想好选什么课了吗?”

“现在就要提交选课了吗?”

路明非愣了一下,在他做校长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新生选课是个非常繁琐的工作。首先需要知道的是,在数次战争,人类的历史发展到今天之后,虽然戏称世界排名前一百的家族加起来就是混血种权利的巅峰。但是要真的说起卡塞尔每年入学的混血种,早就了解混血种世界的家族产品和纯粹的,如一周目路明非一样的新人的比例其实是二比八。虽然这个二几乎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高等级混血种,但是却不能忽视剩下的那个八成其实都是被忽悠来卡塞尔的:即在历史中失去了家族传承的而突然觉醒的龙血继承人。

面对忽悠来的新生,如果是预科直升上来的还好说,预科生大部分都在预科的时候被老师开过小灶了。虽然不一定能提前学到什么高深知识,但是好歹不会对卡塞尔的专业都一无所知。而那些真正的,被‘拐卖’来的新生们,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让这群萌新随便选课的话,多半会造成什么‘因为听起来很帅就选了’这样的选课事件。而选了自己其实根本无法完成的专业的学生们到后来又得留级或者转专业——卡塞尔学院并不是很支持学生转专业,或者说根本就是不允许学生转专业的。

为了避免这样的惨剧一再发生,也不可能把入学多年就是毕业不了的新生直接塞去洗脑送回老家。卡塞尔学院在选课方面采取了组合制度,即一门主课为主专业,多门自由选修课为辅。总学分修够毕业要求,完成主专业毕业课题即可成功毕业。而新生则有在入学后长达一周的时间来思考和咨询相关的专业,以免一步踏错,惨遭洗脑。

顺带一提,毕业后包分配的卡塞尔在就业方面也是有相关专业要求的,比如留校任职的老师必须有Rank前20大学的相关专业终身教授职称;比如后勤部门其实都要求至少炼金化学三级资格证(最高等级是五级,拥有资格证的都是卡塞尔学院终生教授);再比如生产杀胚的暴力部门执行部,其实要求文科专业龙类家族谱系学专精(相当于三级资格证)···总之这群混着爬行类血统的各个都是跨文理通修人才。(1)

路明非有这么一问,也的确是合情合理的。虽然他是预科直升上来的学生,但是卡塞尔的规矩就是规矩,选课的死线都是统一的入校十天之后。按照这个规矩,他还有足足九天的时间可以慢慢浪。

“学院规矩是入校之后新生可以咨询感兴趣的科目,选课截止日期是入校十天之后。”古德里安挠了挠头:“但是通常来说预科生和高血统评级的学生都会提早提交来着。”

“这样吗?”路明非点了点头,的确,虽然说了死线,也的确不是非要压着截止日期的最后一秒提交选课。一定要做的事情如果能早点儿完成肯定是最好的,他一周目就已经学会了什么叫做拖延症要不得。“教授你这么说,是有什么建议吗?”

“谈不上建议。”古德里安更尴尬了,他支支吾吾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路明非你要不要考虑选我做导师呢?导师系统你在预科那边是知道的吧?”

算是优秀学生专有的导师体系路明非自然是知道的,就算‘路明非’在预科没了解过这方面的问题,曾经带出来两手都数不完的优秀学生的李嘉图校长也自然是知道的。他了然的点了点头:“教授您带的是哪个专业?”

古德里安咳了一声:“龙族谱系学。”
一周目到二周目一点儿变化都没有,路明非一周目就是靠着撞狗屎运和出卖自己的灵魂在这个听起来傻白甜其实脑洞大过天的专业上骗了不知道多少学分···想来二周目再走一次这样的道路也不是难题。唯一的问题是虽然这位上周目就成为他导师的先生这周目依然是他的指导老师,但是也不用这么着急着招揽学生吧?

“听起来不错。”路明非果断点头:“其实我从高中开始就喜欢历史来着。”

一旁旁听的楚子航面无表情的跟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显然这位理科生还没有忘记高中时候被路明非每天抓着帮他补习数理化的恐惧···

“那真的是太好了!我相信你会成为卡塞尔学院最优秀的学生的!路明非!”古德里安感动的热泪盈眶,他抓住路明非的手:“校长让我成为你的指导老师,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四十年来第二个名副其实的S级!”

“好说好说,过奖过奖。”路明非跟着他晃着爪子,仿佛父老乡亲见到了红军:“敢问第一个S级现在在何处高就?”

“他吞枪自杀了。”古德里安说道:“不过我相信以明非你的心理素质,一定没问题的!”

“···”路明非觉得槽点太多他不知道从何吐起。“我会尽力的。”

“别怕。”古德里安和蔼可亲的说道:“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学校增加了心理辅导室。现任心理辅导室负责人富山雅史教授曾经兼任后勤部善后组组长,他的洗脑能力非常的优秀···”

“教授你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啊喂。”

“总而言之。”古德里安若无其事的放开路明非的爪子,然后从手提箱里拿出另外一个册子交给路明非:“这是卡塞尔学院专业介绍册子,不能外传,阅读完毕选课完成之后请交还给我,不然是要被扣学分的。明非你可以慢慢想,有问题的话欢迎随时问我,这是我的邮箱——当然,我想你的朋友也很乐意帮助你的。”

说道这里,他对着楚子航点了点头,楚子航‘嗯’了一声作为回应。路明非拿着这本是有很多年没看过的册子犹豫了一下,他大略翻了一遍,比照自己记忆里的课程确认了一遍。然后就在他打算场外求助的时候,车速缓缓的慢了下来,古德里安往外面看了看:

“我们快要到了。”古德里安说道。“明非,你寄过来的行李已经由后勤部送到你宿舍了,你是想回宿舍休息,还是我带你参观一下学校?现在过了饭点,不过如果你需要的话,学校食堂也可以提供餐点——我个人推荐热狗。”

“谢谢,上车前我刚跟朋友一起去吃完汉堡。”路明非挠了挠头,然后他看向师兄:“师兄你呢?接下来有安排吗?我跟教授先去认个路?”

“明天可以。”楚子航说道:“今天不行。”

“师兄你的意思是一起?”路明非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生存能力差到在校园里晃悠一下都需要一个教授和一个师兄做保镖的地步。不过既然师兄说了,他也觉得没什么不可以——有人关心你永远都是件好事情,不是吗?“那我先回宿舍好了,明天咱们QQ约时间?”

“我不是这个意思。”楚子航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火车现在彻底停稳了,侍者前来告知他们到站了——他确认了时间,把表盘给路明非看:“还有二十分钟自由一日的活动就开始了。”

古德里安怔了一下,然后一拍大腿:“我怎么忘了今天是自由一日!”

“自由一日?”路明非重复了一下这个单词,把茫然的目光投向了楚子航:“学园祭?庙会?学生大会?”

“真人CS。”楚子航简略的回答道。“不想被误伤的话,在车站等我回来接你。”

哦擦,居然忘了这茬。李嘉图校长陷入了沉默,他居然忘了自由一日这个鬼东西。原来这个时候学生们自由一日玩的是真人CS么?在财政预算炸了好多次之后,军用的虚拟现实系统终于开发完毕,那之后学生们就在自由一日里拿着价值连城的系统对战了。虽然激烈程度从真人CS上升到了科幻的高达和魔幻的魔法少女/少年大战,但是的确没有现实中对枪这么大的误伤范围了。

不,李嘉图校长倒不是觉得他可能被误伤,他是怕他正当防卫的时候搞出点儿什么大新闻来。

“——只剩二十分钟了。”路明非把话题拉回来:“师兄你现在赶过去来得及?抱歉,其实如果你今天还有安排的话不用来接我的。”

“不麻烦。”楚子航说道:“你要来,我肯定来接你。”

“师兄你这句话可以撩到一万个妹···”路明非说道:“师兄你现在怎么走?”

“我回狮心会。”

“那带我一个呗?”路明非挠了挠头:“其实我还是挺能打的来着。”

“这是狮心会和学生会的争端。”楚子航说道,他们走下火车,路明非才发现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上了刀。熟悉的日本刀外面罩着路明非更熟悉的刀鞘——前年他送给楚子航的生日礼物,淘宝定做产品,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刀鞘上面还有四个字‘天下一番’。“你是新生,没必要卷进来。”

“好兄弟讲义气,师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啊。”路明非认真的说道:“前面才说过的,师兄我罩着你啊。”

楚子航沉默了片刻,他的手扣在刀谭上,轻轻滑动,细密的花纹擦过指腹,微凉的温度逐渐回暖。面前的人看着他笑的露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傻乎乎的。

可他没忘记,从没有忘记过,面前这个总是对他笑得傻乎乎,垂着头的样子让看着他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在难过,会叫他师兄,作为师弟却说我罩着你的人。是仕兰中学赫赫有名的皇帝陛下。

也是那个雨夜挡在他面前,告诉他逃,别回头的人。

黄金的龙瞳对上普通的黑眸,楚子航这一次认认真真的摇了摇头。

“在这里等我。”

他握着为了节约时间,直接带着去接人又再次带回来的村雨,木质的刀鞘加上金属的刀身沉甸甸的。楚子航还记得第一次握住这把刀的时候他的手都在抖,在两年前他只握过少年宫授课时候老师发的竹剑,沉甸甸的刀压着他的手都要抖,未来的命运压的他都以为自己直不起头。面对过父亲的死亡,面对过雨夜的奥丁,楚子航比任何人都知道选择卡塞尔之后他会走上怎么样的未来——那绝对不是他原来想象过的,想要的,能让他的母亲自豪和骄傲的未来。

但他选择了卡塞尔,他握紧了刀,就再也没放开手。

楚子航不会再放手了,他还记得人血的问题,他还记得死亡的突兀,他还记得那个雨夜里一共有三个人,两个人走上了战场,两个人告诉他逃,别回头,只是逃。

尝过了看着别人死去的无力感,又怎么能放下刀剑枪戈选择继续做一个懦夫?

而现在他握着屠龙的妖刀,也握过滚烫的枪柄。当初告诉他逃的人站在这里,跟他说那我们一起走咯,我说好要罩着你的。

可他又怎么能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抓住别人伸出的手?

“等结束了之后,我带你回宿舍。”楚子航说道,他把路明非压皱了的衣摆拉整齐,低声说道:“你等等我。”

路明非早就罩着楚子航过了,面对奥丁的时候他没有回头,告诉楚子航你快走。那之后楚子航一路走到今天,他握紧刀也尝过血,手心里的血泡掉了长出厚厚的茧,从第一次执行任务杀人之后整整一周半夜惊醒拒绝肉食,到暑假在北京出完任务给路明非打电话问他要不要真空包装的烤鸭。

楚子航一路走到今天,终于也能说出和别人曾经对他重复过的,一样的话。

黄金的龙瞳在眼眶里燃烧,楚子航对路明非露出了一个非常浅薄,但是确实存在的微笑。

你叫我师兄,我也当了你这么久的师兄。可是自古以来,哪有师弟罩着师兄的道理。

从今往后,我罩着你。




“你很生气啊。”

坐在车站边露天的长椅上,路明非对面坐着古德里安教授。两人面前一人摆了一杯饮品——这是跟着CC1000次列车远去的列车员对于两个还要等真人CS结束的可怜人最后的善意。路明非看着杯子里鲜榨的橙汁里沉淀物慢慢沉下去,冰块一点儿一点儿在阳光下化开···然后他听到了那个声音。

声音的主人慢悠悠的在他旁边坐下,他一把抓过路明非的橙汁喝了一大口,发出心满意足的‘咕噜’声。

“你怎么来了?”路明非任由这位小魔鬼抢走他的杯子,分享他的橙汁。他扫了一眼:和以往一样,一切都静止了。无论是车站外那个巨大的时钟,还是一旁被风卷起的树叶。于是他安心的任由这个不应该出现在卡塞尔的小魔鬼把自己贴到了他身上。“最近很闲?”

“错了,最近超级忙的啊。”小魔鬼像模像样的叹了一口气:“前面跟哥哥你说过吧,我雇佣了一个朝难搞的员工,这位姑娘满脑子的搞事儿和弃暗投明,作为老板我就很难过啊。”

“明是谁?”路明非完全没有在意小魔鬼的诉苦,他只是抓住了他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你又在暗地里折腾什么?”

“哇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重点放在关心我上面?”小魔鬼完全不接茬,他抽出杯子里的吸管,就像是举起剑一样指着路明非:“你这样!我!很伤心!”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路爷爷扬了扬眉。

“难过这种事情,怎么都不会习惯的吧?”小魔鬼轻声说道:“被在乎的人伤害,痛觉是永远无法习惯的东西。你觉得你习惯了,其实你只是更能忍耐了,但是所有的忍耐就像是往池子里倒水,你以为一杯水下去什么都没有变,看上去也的确什么都没有变化···”

“但是池子是会满的。”路爷爷说道。

“是啊。”小魔鬼低声道:“等池子满了,裂开了,坏掉了,所有的痛苦都会像回涌的潮汐一样扑上来···把你吞下去。”

沉默了片刻,路明非问道。“见到我让你很难过吗?”

“怎么会呢?我这么爱你,见到你爱的人会难过吗?”小魔鬼哼了一声,他马上又恢复了那种精神百倍的样子,就好像之前那个难过低沉的人不是他一样:“我可是听到哥哥你在生气才过来的,结果居然是这么没有营养的生气啊。”

“我在生气?”路明非挑了挑眉:“怎么说?”

“哇,哥哥你自己居然没感觉吗?”小魔鬼夸张的感叹了一声,可他看着路明非的目光却是肃然的:“被保护,被丢下,被推离战场——哥哥你很生气,不是吗?”

李嘉图校长认真的想了想:“你要是这么说,的确,我是有点儿生气的。”

“那就对了,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弟弟,我肯定不会感觉错的。”小魔鬼得意洋洋的说道:“就是哥哥你生气的太没有营养···我本来还以为咱们可以大闹一场的。”

“我叫孙悟空吗?孙悟空有弟弟吗?”路明非无语:“别满脑子搞事儿好么亲?”

“想一下又不犯法,反正决策权在哥哥你那里,你怎么说我怎么配合咯。”小魔鬼耸了耸肩:“不过说真的啊,我是没想到哥哥你居然真的很听话的在这里坐着等啦。”
“什么意思?”路明非愣了一下。

“字面上的意思。”小魔鬼看着他,黄金的瞳孔里全是火焰:“哥哥你想要改变一切的执念,哥哥你心里的火焰,却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改变,我很失望啊。”

“你觉得我应该跟上去?”路明非嗤笑:“别闹了,那是年轻人的游戏,我一个老头进去做什么?你见过新手村刷世界BOSS的吗?”

“那你为什么刚刚要跟着去呢?”小魔鬼反问。

“因为——”

说着说着,路明非突然顿住了。

对,的确,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年人,二周目的转生号,路明非一向不是很喜欢加入这种年轻人之间的斗争里,因为这是不公平的。年轻人的斗争应该由年轻人决定,而不是一个老年人一刀定局。

他没有网游小说中龙傲天装逼打脸的恶趣味,自然也就做不到丢下其实除了他自己——顶多再加一个小魔鬼——一张老脸的事情。

但是刚刚,他自己说了想跟师兄一起去。

为什么呢?

“嗯哼?”小魔鬼哼了一声,表示他在等着答案。路明非看着他,缓缓的,他笑了起来。

“我不是想参加什么游戏。”他笑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老到皮肉都要脱离的皮肤,也没有其上遍布的伤痕,他低语道:“我只是想——跟他并肩作战而已。”

对,他期待的其实一直都不是什么我保护你你保护我,只是并肩作战而已。

他想向他们证明,他想对他们说,他想抓住那些把他挡在身后送他去往未来的手——别丢下我,要战一起战,走一起走。

“——要死一起死。”他轻声说道:“我已经足够站在你们身边啦。”

小魔鬼笑了起来。

“那现在,哥哥你怎么说?”

路明非缓缓握紧了手指,然后松开,舒张的动作重复了几次之后,他头也不抬的回答。

“还能怎么说?我有点儿生气,你可以回去继续办公了。”

“是是是,那么我先走了哦。”

小魔鬼叹了口气,乖乖的消失,随着他的消失,时间再一次从静止走向变动。路明非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古德里安教授。

“教授,请问你知道怎么参加自由一日吗?”

“往校内走就可以了,我记得学生会和狮心会还圈过几个枪支领取的集合点吧?”古德里安第一时间回答道,然后才反应过来:“明非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打算去玩玩。”路明非回答道。

古德里安教授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虽然说明非你是S级也是预科生,但是自由一日这种东西···”

“啊,别担心教授,我只是去玩玩而已。”

“可是你不是答应了楚子航要等他回来的吗?”古德里安挠了挠头:“我还想等等给你介绍一下室友来着。”

“放心好了教授,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呢。”李嘉图校长笑了笑,他摊开册子最后一页附录的学校地图让古德里安给他画了几个圈,心满意足的合上册子,深呼吸。“之前没有说过,我很讨厌等人。”

李嘉图校长很讨厌等人,未来在校长淫威下瑟瑟发抖的学生每一个都知道这个重要忌讳。但是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是为什么。

他很讨厌等人,是因为他等不到人。所以这一次,谁都别让他等。就像小魔鬼说的,在得到‘从头再来’的机会的那一刻起,李嘉图校长就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想要什么。

愿为梢头灯,愿为马前卒。



注释(1)关于卡塞尔学分和专业体系,属于私设,最基础的部分来自于原著第一部路明非选课的时候古德里安教授的建议:

         “我的建议是你选择‘龙类家族谱系入门’、‘魔动机械设计学一级’、‘炼金化学一级’作为你的专业课,外语方面我建议你选修‘古诺尔斯语’,体育课你可以选‘太极拳’和‘体能’两项,这样你会获得十三个学分,每周十三个课时不算太多,院长可是说你爸妈电话关照过要对你提高要求。你按照我安排的课程表,很快就会掌握龙族的核心知识,我要让你成为卡塞尔学院四十多年来第二个当之无愧的‘S’级学生!”古德里安教授显然早有准备,老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可以看到,虽然是个文科生(第二卷路明非自己对夏弥承认过),主修专业是龙类家族谱系学。但是古德里安依然选择了属于理科的魔动机械设计学和炼金化学推荐给他。放在现实里大概是你专业是哲学,导师推荐你去选个物理化学修修学分···再加上被列出来的外语和体育两项。以这三个重点为核心,我自己补写了整个卡塞尔学院的选课体系。

         如果出现什么硬伤,还请大家直接评论指出哦




风鸦有话说:收到了好多超级暖的劝慰!我爱你们呜呜呜呜!超级感谢大家一直支持我这个心理脆弱脑洞大更新还慢的鸦,你们还能在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啊!

                    爆更新作为回馈,6400+更新奉上,这一章节还是按照计划插入比原来设定要多一点儿的感情线。顺便一提,两人感情的突破点在于之后三峡之前的刷经验+武器的原创副本,也就是黄毛NPC开启的副本哈哈哈哈

                  那么,还是照例,希望大家喜欢这一章啦~这一周鸦放假,在复习之外我会尽量多更新的!爱你们



                  最后,最近看到了好多FATEAU的同人啊,我也想写,大概是原来发过的复来归改一改继续往后写吧,大家有兴趣咩?



评论

热度(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