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金光双修党
补剧中ing

【龙族/楚路】从头再来-卷二-第十四章

找了好久,做个记录

飓风之鸦——给你讲个故事:

第十四章、战争开始



路爷爷殴打小朋友的习惯要是往前追溯,那就要说的很长了。

在此之前,最先要理解的,是一个问题:Ricardo·M·Lu是个好老师吗?答案自然是肯定的。李嘉图校长再怎么战功赫赫无冕之王,他的本职依然是卡塞尔学院的校长,混血种强调权力至上,知识自然也是权与力的一种。卡塞尔学院的高层从来都不是只有行政义务的,路明非自然也不例外,在他的导师也已经退休养老之后,他彻底接过了龙族谱系学这门专业主讲师的职务。而在此之外,李嘉图校长在职期间也为卡塞尔乃至秘党培养出了无数优秀人才。

那么Ricardo·M·Lu是个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好老师吗?答案却是否定的。据李嘉图校长本人所知,在他之前卡塞尔学院历经两代校长,初代的校长昂热是个整天被校董弹勃花着大笔卡塞尔资金坐着私人飞机满世界泡妞装逼享受人生的老不修。

在昂热战死之后,校长的权柄在执行部和装备部两个核心职权部门和一部分校董的支持下,由昂热的老搭档,副校长弗拉梅尔接手。这位实际意义上的校长一直不肯转正,于是十余年间他一人代理卡塞尔学院正副校长的职务···然后这位整日在钟楼酗酒看片的老不修把卡塞尔学院的游泳和舞蹈课程发扬光大玩出花样。

作为这样的老师带出来的得意门生;作为有这样的前辈做例子的后辈,路明非很难得的没有继承前两位校长的花花公子风范。上任的前十年他一度在守夜人论坛投票上被推选为‘最具有执行部风范的校长’——这个写执行部风范读作杀胚之王的称号一度让校董们都如临大敌,很把李嘉图校长当做又一个年轻的昂热。

——直到路校长装嫩拿着假证跑去参加星际不知道5还是7的比赛,拿了个冠军因而上了电视的那天。

事发时电竞控的某卡塞尔大二生上大课的时候偷偷用手机看决赛和颁奖直播,结果还没从最后一场精彩之战里回味儿过来,就看到领奖台上站了个熟悉的身影——下一秒,这位倒霉的大二生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两分钟后,课堂炸了,当天晚上,守夜人论坛炸了。

之后的整整三天里,卡塞尔学院都蔓延着仿佛全员吸高了一样的迷幻气氛,从老师到学生,脸上神情都仿佛梦游,总结一下只有经典的三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校长是星际今年的总冠军???

世界冠军李嘉图校长在第三天晚上披星戴月回到了学校,他一手抱着世界冠军的奖杯,一手拖着小巧的登机箱,黑色的长风衣随便敞开露出其中骚气的雅灰色衬衫。整体着装画风注重‘骚想干’和‘求扒光’的校长大人下了直升机,看到的就是满草坪闪亮亮的黄金瞳。

思索片刻,李嘉图校长顶着卡塞尔众人怨念和复杂的目光,笑着爱抚了一下第一个走上前来,如往日一样抱着文件夹的校长助理小姐的狗头。之后对着另外一个哈欠连天,穿着一身烂白菜一样都快看不出原色的衬衣的老友笑了笑。

“回来了?”老友口齿不清道。

“回来了。”李嘉图校长点头。

“假证好用吗?”

“非常好用。”

“那必须的!”当年的卡塞尔令人闻风丧胆的狗仔之王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拍着胸脯:“不是我吹,我现在假证做的贼专业!上到八十老母下到三岁幼童——”

“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啊喂。”

“这都是小事儿。”前狗仔之王豪迈的一挥手:“你下次找个特效化妆师给你的脸画年轻点儿,不然糟蹋我给你做的证。”

“······”

李嘉图校长无言以对,还放在包里的证件上写着他已经二十有六,而现实是他的年纪可以在往上加个两位数。

“我有那么老吗?”

在混血种里可以算是雏鸟的卡塞尔校长摸了摸下巴,甭管三十四十还是五十,对于他这种血统的混血种来说时光都仿佛停驻了一样,所以他才能大明大放的装嫩。而他不靠谱的老友继续打起了哈欠。

“早睡早起···不然就是老得快啊。”

老友含糊的说道。

“想得越多,老的越快。记得越久,死的越早。”

“有道理。”

李嘉图校长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先死,师兄你殿后。”

“啧啧啧,这种大事儿你一个师弟还要跟我抢,让身为师兄的尊严何在啊。”不靠谱的师兄摆了摆手:“回来了就好,我补觉去了。”

送走了可能是在巴西美人看的太多,导致回到美国就整个人蔫儿掉,万年睡不醒觉的芬格尔。李嘉图校长转过头来又看到了助理小姐姐泫然欲泣的大眼睛,黄金瞳看起来水灵极了。

“又怎么了?”他无奈道。

“校长!”助理小姐姐嗷呜一声哭了出来:“不要抛弃我们离家出走去打电竞啊!”

“···你全X高手看多了吧。”李嘉图校长无言以对:“哭什么?眼泪收一收!走不了的,我还能去哪儿呢。”

“那就好。”

助理小姐姐用她价值不菲的高定袖子抹了把脸,下一秒又是一个帅气冷艳的职场OL。她简单的打发掉依然满脸懵逼的学生们,跟着李嘉图校长走回了校长办公室,跟着再把校长大人出去打星际比赛导致无人处理、因为保密性也绝对不能用电子稿传输的文件交代了一番。直接就工作了一个通宵。

直到地平线上太阳升起,助理小姐姐才满意的抱着处理好的文件告退。

“伊莎贝拉怎么就选择了你这么一个继承人。”

想到之前这姑娘说哭就哭,抹一把脸换一个人的样子,李嘉图校长叹了口气。

“等我也死了的那天,我会帮您去那边问家姐的。”

助理姑娘回答。

“——我自己问就成了。”李嘉图校长淡淡道:“我还没死呢,你们一个个抢在我面前做什么。”



那之后,一群把李嘉图校长当做神来崇拜的狂信徒们反而一点儿都没有我爱豆也会拉shi···啊呸,打游戏的落差感。而总是要做一下幕后黑手的校董们——当然也可以直接理解成秘党领袖——也有种‘原来你丫是个真正的活人’的松了一口气。两方都觉得电子竞技怕是很快就要变成卡塞尔学院的新科目的。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

初代校长昂热的爱好是美酒美食,所以他很快在卡塞尔校内加了品酒这门选修课,连带着之后数年间卡塞尔学院食堂的酒库一扩再扩。接下来的下一代代校长弗拉梅尔卡是个沉迷美色的花花公子,于是在他的提议下卡塞尔的游泳课学分一升再升还有外派活动,从太平洋岛国一路玩到非洲海岸,他老人家舒舒服服躺在太阳底下看阳光下一片耀眼的雪白大腿和纤细腰肢……

按照这个趋势,热爱电竞甚至自己亲身假证装嫩上阵的李嘉图校长委实应该将电竞扩展为卡塞尔学院新的选修课,卡塞尔战队必将称霸世界……但是并没有,在学生们的欢呼雀跃中,李嘉图校长表示不可能的,谁想用世界这么大我想去打职业比赛为借口旷课休学,请先打过他。

得到这个结果,卡塞尔学生们超开心的。要知道李嘉图校长作为一个可以说是真正战功上位的校长,最令人崇拜的就是武力值,可是校长本人却并不在校内指导任何的武技课程。

直接申请指点看起来也是一个能行的途径,可别说普通学生,就连执行部申请了几次都没有得到校长什么指点,反而被校长怀疑了作为杀胚的能力,直接导致一群以‘做最野的杀胚,搞最大的事儿’的执行部成员接下来一年都是狂暴化的。直接导致后勤部几个部长轮流抱着校长大腿儿痛哭流涕求校长别刺激那群杀胚了这样下去要破产的···

结果,校长这话一出,皮痒的学生们顿时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当天晚上校长室就收到了上百封信——校长我想打电竞!求蹂躏——而与此同时,守夜人论坛的置顶帖子已经排了快千楼,其中约战的毕业生和应届生为了被蹂躏的次序撕的天昏地暗。

——怕是药丸。

打那之后,李嘉图校长蹂躏送上门来请求受虐的学生就成为了卡塞尔学院的日常,武道馆常年满人,医疗部直接把一列医疗车停在了武道馆门口以备日常之需。



由此可见,李嘉图校长真的对殴打小朋友那是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完全不会不好意思,完全不觉得以大欺小有什么不对,如果鱼塘虐菜算个技能的话,李嘉图校长大概早八百年这个技能满破还有余了。

而现在——路明非最后看了一眼册子最后的地图,他举起册子对着面前的建筑笔画了一下,然后才能确定他没有找错地方。

在路明非接管卡塞尔学院的时候,学院已经跟他当年上学时不是一个样子,在战后几乎可以说是被推平了的卡塞尔只留下还算完整的地下部分,地上部分则全部推倒重建,没有依照原模板的重建最后把卡塞尔学院改造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只有建筑名和风格还遵循着惯例。在那之后卡塞尔也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进行了两次大的改建和十余次小的改造,以至于路爷爷对现在的卡塞尔一点儿也不熟悉。

不过没关系,有地图就没问题。

就在路明非确定了这是他要找的地方,准备进去的时候,有人从内里推开了门。

“约翰你终于回来了!换班换班——”

穿着一身深红色作战服的青年揉着眼睛推开门,他手里还提着一把M4,有点儿困倦的脸上还带着莫名其妙的兴奋。紧跟着,抬起头,两个人四只眼直愣愣的撞在了一起。

“没有穿制服,你是什么——”

青年第一时间端起M4枪口正对着路明非,路明非很清楚这货百分之99都会在听到答案——无论是什么答案——之后给他一枪,反正弗里嘉子弹也打不死人。在这场‘战争’里没穿相同制服的都是敌人的,敌人都要‘消灭’。

所以,路明非干脆没有花力气去多说什么,脚步一转,他往前迈了一步。青年的瞳孔猛地收缩,下一秒,他扣动了扳机。

但是太晚了。

在他扣动扳机的时候,路明非的手已经握住了枪身,他矮下身,双手把枪身托在肩上,腰直起来的时候子弹顺着枪口方向的改变在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了一片深红的‘血雾’。青年马上放开持枪的手——在他接受的教育里贴身搏斗枪远远没有拳头好用,他刚一拳头砸出来,也放开手把枪往上用力一抛的路明非就开开心心的抓住他的胳膊来了一个过肩摔。

过肩摔这个技能路爷爷非常熟练,保证能把一个混血种摔的七荤八素,摔完了人空出的手正好接住枪,路明非娴熟的补上一枪保证这位同学睡个好觉。跟着就提着M4往里走。

引入眼帘的,是可以说得上豪华的小型军火库。

“找到了。”

路爷爷吹了个口哨,从微冲到冲锋,从手枪到‘微型航炮’。桌子上码放着装好的弹夹和一组一组的子弹。路明非拾起一枚,深红色的弹头看起来是迥异于金属的材质,他随便把子弹往旁边一甩。被他当做小型暗器使用的子弹划过空气,直接戳到了躲在架子后面的人的脑袋上。击中目标的弗里嘉子弹爆开,听到外面声响就在第一时间抱着偷袭念头躲起来的青年抓着枪应声而倒。

“想法不错,手段太差。”

路明非淡淡道,他从桌子上捡了一把手枪出来,依然是往上一抛,抓起弹夹往上一送——展示完典范一样的单手花式上弹的新生一手M4一手伯莱塔92F,对着从门外和里屋包抄而来的学长学姐们露出了一个笑容。

猎食者的笑容。

“确定就这么多人了吗?”他口吻非常温和有礼,就好像是餐厅的侍者询问顾客还有什么需求···而说出来的话,却能让任何一个老生暴跳如雷:“我还赶着去下一场,劳驾快一点儿。”



风鸦有话说:好久不见啊亲爱的们,想我了没?接下来就是路爷爷耍帅的人生啦!

                    更新送上,又到了更新的好时候啊!这个月还会有至少一章的,信我,月双更的低保还是有的。

                    顺便,安利一下最近靠爱发电的坑:【无限】罗盘玫瑰


评论

热度(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