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金光双修党
补剧中ing

新生:

个人观点:总觉得送礼物那个参照了遇见逆水寒。还有在小屋探索如果探索可得礼物的话就更像了,不过现在的恋与探索好像不可获得礼物?( -_-)个人观点觉得不对也请不要攻击我。也许是我见识少呢?

【龙族/楚路】从头再来-卷二-第十三章

记录2

飓风之鸦——给你讲个故事:

第十三章、自由一日



在路明非签下了和结婚协议其实没什么差别的文书,把自己的未来和人生托付给卡塞尔学院以及秘党之后。古德里安整个人都像是骗婚成功的红娘一样松了一大口气。他叫来侍者让他给在座的三人续上已经随着刚刚的干杯空掉的杯子。跟着用满怀慈爱的目光凝视着路明非,仿佛养殖户凝视着正在奋力拱白菜吃的小猪仔···

“路明非啊。”他问道:“你想好选什么课了吗?”

“现在就要提交选课了吗?”

路明非愣了一下,在他做校长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新生选课是个非常繁琐的工作。首先需要知道的是,在数次战争,人类的历史发展到今天之后,虽然戏称世界排名前一百的家族加起来就是混血种权利的巅峰。但是要真的说起卡塞尔每年入学的混血种,早就了解混血种世界的家族产品和纯粹的,如一周目路明非一样的新人的比例其实是二比八。虽然这个二几乎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高等级混血种,但是却不能忽视剩下的那个八成其实都是被忽悠来卡塞尔的:即在历史中失去了家族传承的而突然觉醒的龙血继承人。

面对忽悠来的新生,如果是预科直升上来的还好说,预科生大部分都在预科的时候被老师开过小灶了。虽然不一定能提前学到什么高深知识,但是好歹不会对卡塞尔的专业都一无所知。而那些真正的,被‘拐卖’来的新生们,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让这群萌新随便选课的话,多半会造成什么‘因为听起来很帅就选了’这样的选课事件。而选了自己其实根本无法完成的专业的学生们到后来又得留级或者转专业——卡塞尔学院并不是很支持学生转专业,或者说根本就是不允许学生转专业的。

为了避免这样的惨剧一再发生,也不可能把入学多年就是毕业不了的新生直接塞去洗脑送回老家。卡塞尔学院在选课方面采取了组合制度,即一门主课为主专业,多门自由选修课为辅。总学分修够毕业要求,完成主专业毕业课题即可成功毕业。而新生则有在入学后长达一周的时间来思考和咨询相关的专业,以免一步踏错,惨遭洗脑。

顺带一提,毕业后包分配的卡塞尔在就业方面也是有相关专业要求的,比如留校任职的老师必须有Rank前20大学的相关专业终身教授职称;比如后勤部门其实都要求至少炼金化学三级资格证(最高等级是五级,拥有资格证的都是卡塞尔学院终生教授);再比如生产杀胚的暴力部门执行部,其实要求文科专业龙类家族谱系学专精(相当于三级资格证)···总之这群混着爬行类血统的各个都是跨文理通修人才。(1)

路明非有这么一问,也的确是合情合理的。虽然他是预科直升上来的学生,但是卡塞尔的规矩就是规矩,选课的死线都是统一的入校十天之后。按照这个规矩,他还有足足九天的时间可以慢慢浪。

“学院规矩是入校之后新生可以咨询感兴趣的科目,选课截止日期是入校十天之后。”古德里安挠了挠头:“但是通常来说预科生和高血统评级的学生都会提早提交来着。”

“这样吗?”路明非点了点头,的确,虽然说了死线,也的确不是非要压着截止日期的最后一秒提交选课。一定要做的事情如果能早点儿完成肯定是最好的,他一周目就已经学会了什么叫做拖延症要不得。“教授你这么说,是有什么建议吗?”

“谈不上建议。”古德里安更尴尬了,他支支吾吾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路明非你要不要考虑选我做导师呢?导师系统你在预科那边是知道的吧?”

算是优秀学生专有的导师体系路明非自然是知道的,就算‘路明非’在预科没了解过这方面的问题,曾经带出来两手都数不完的优秀学生的李嘉图校长也自然是知道的。他了然的点了点头:“教授您带的是哪个专业?”

古德里安咳了一声:“龙族谱系学。”
一周目到二周目一点儿变化都没有,路明非一周目就是靠着撞狗屎运和出卖自己的灵魂在这个听起来傻白甜其实脑洞大过天的专业上骗了不知道多少学分···想来二周目再走一次这样的道路也不是难题。唯一的问题是虽然这位上周目就成为他导师的先生这周目依然是他的指导老师,但是也不用这么着急着招揽学生吧?

“听起来不错。”路明非果断点头:“其实我从高中开始就喜欢历史来着。”

一旁旁听的楚子航面无表情的跟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显然这位理科生还没有忘记高中时候被路明非每天抓着帮他补习数理化的恐惧···

“那真的是太好了!我相信你会成为卡塞尔学院最优秀的学生的!路明非!”古德里安感动的热泪盈眶,他抓住路明非的手:“校长让我成为你的指导老师,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四十年来第二个名副其实的S级!”

“好说好说,过奖过奖。”路明非跟着他晃着爪子,仿佛父老乡亲见到了红军:“敢问第一个S级现在在何处高就?”

“他吞枪自杀了。”古德里安说道:“不过我相信以明非你的心理素质,一定没问题的!”

“···”路明非觉得槽点太多他不知道从何吐起。“我会尽力的。”

“别怕。”古德里安和蔼可亲的说道:“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学校增加了心理辅导室。现任心理辅导室负责人富山雅史教授曾经兼任后勤部善后组组长,他的洗脑能力非常的优秀···”

“教授你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啊喂。”

“总而言之。”古德里安若无其事的放开路明非的爪子,然后从手提箱里拿出另外一个册子交给路明非:“这是卡塞尔学院专业介绍册子,不能外传,阅读完毕选课完成之后请交还给我,不然是要被扣学分的。明非你可以慢慢想,有问题的话欢迎随时问我,这是我的邮箱——当然,我想你的朋友也很乐意帮助你的。”

说道这里,他对着楚子航点了点头,楚子航‘嗯’了一声作为回应。路明非拿着这本是有很多年没看过的册子犹豫了一下,他大略翻了一遍,比照自己记忆里的课程确认了一遍。然后就在他打算场外求助的时候,车速缓缓的慢了下来,古德里安往外面看了看:

“我们快要到了。”古德里安说道。“明非,你寄过来的行李已经由后勤部送到你宿舍了,你是想回宿舍休息,还是我带你参观一下学校?现在过了饭点,不过如果你需要的话,学校食堂也可以提供餐点——我个人推荐热狗。”

“谢谢,上车前我刚跟朋友一起去吃完汉堡。”路明非挠了挠头,然后他看向师兄:“师兄你呢?接下来有安排吗?我跟教授先去认个路?”

“明天可以。”楚子航说道:“今天不行。”

“师兄你的意思是一起?”路明非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生存能力差到在校园里晃悠一下都需要一个教授和一个师兄做保镖的地步。不过既然师兄说了,他也觉得没什么不可以——有人关心你永远都是件好事情,不是吗?“那我先回宿舍好了,明天咱们QQ约时间?”

“我不是这个意思。”楚子航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火车现在彻底停稳了,侍者前来告知他们到站了——他确认了时间,把表盘给路明非看:“还有二十分钟自由一日的活动就开始了。”

古德里安怔了一下,然后一拍大腿:“我怎么忘了今天是自由一日!”

“自由一日?”路明非重复了一下这个单词,把茫然的目光投向了楚子航:“学园祭?庙会?学生大会?”

“真人CS。”楚子航简略的回答道。“不想被误伤的话,在车站等我回来接你。”

哦擦,居然忘了这茬。李嘉图校长陷入了沉默,他居然忘了自由一日这个鬼东西。原来这个时候学生们自由一日玩的是真人CS么?在财政预算炸了好多次之后,军用的虚拟现实系统终于开发完毕,那之后学生们就在自由一日里拿着价值连城的系统对战了。虽然激烈程度从真人CS上升到了科幻的高达和魔幻的魔法少女/少年大战,但是的确没有现实中对枪这么大的误伤范围了。

不,李嘉图校长倒不是觉得他可能被误伤,他是怕他正当防卫的时候搞出点儿什么大新闻来。

“——只剩二十分钟了。”路明非把话题拉回来:“师兄你现在赶过去来得及?抱歉,其实如果你今天还有安排的话不用来接我的。”

“不麻烦。”楚子航说道:“你要来,我肯定来接你。”

“师兄你这句话可以撩到一万个妹···”路明非说道:“师兄你现在怎么走?”

“我回狮心会。”

“那带我一个呗?”路明非挠了挠头:“其实我还是挺能打的来着。”

“这是狮心会和学生会的争端。”楚子航说道,他们走下火车,路明非才发现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上了刀。熟悉的日本刀外面罩着路明非更熟悉的刀鞘——前年他送给楚子航的生日礼物,淘宝定做产品,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刀鞘上面还有四个字‘天下一番’。“你是新生,没必要卷进来。”

“好兄弟讲义气,师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啊。”路明非认真的说道:“前面才说过的,师兄我罩着你啊。”

楚子航沉默了片刻,他的手扣在刀谭上,轻轻滑动,细密的花纹擦过指腹,微凉的温度逐渐回暖。面前的人看着他笑的露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傻乎乎的。

可他没忘记,从没有忘记过,面前这个总是对他笑得傻乎乎,垂着头的样子让看着他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在难过,会叫他师兄,作为师弟却说我罩着你的人。是仕兰中学赫赫有名的皇帝陛下。

也是那个雨夜挡在他面前,告诉他逃,别回头的人。

黄金的龙瞳对上普通的黑眸,楚子航这一次认认真真的摇了摇头。

“在这里等我。”

他握着为了节约时间,直接带着去接人又再次带回来的村雨,木质的刀鞘加上金属的刀身沉甸甸的。楚子航还记得第一次握住这把刀的时候他的手都在抖,在两年前他只握过少年宫授课时候老师发的竹剑,沉甸甸的刀压着他的手都要抖,未来的命运压的他都以为自己直不起头。面对过父亲的死亡,面对过雨夜的奥丁,楚子航比任何人都知道选择卡塞尔之后他会走上怎么样的未来——那绝对不是他原来想象过的,想要的,能让他的母亲自豪和骄傲的未来。

但他选择了卡塞尔,他握紧了刀,就再也没放开手。

楚子航不会再放手了,他还记得人血的问题,他还记得死亡的突兀,他还记得那个雨夜里一共有三个人,两个人走上了战场,两个人告诉他逃,别回头,只是逃。

尝过了看着别人死去的无力感,又怎么能放下刀剑枪戈选择继续做一个懦夫?

而现在他握着屠龙的妖刀,也握过滚烫的枪柄。当初告诉他逃的人站在这里,跟他说那我们一起走咯,我说好要罩着你的。

可他又怎么能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抓住别人伸出的手?

“等结束了之后,我带你回宿舍。”楚子航说道,他把路明非压皱了的衣摆拉整齐,低声说道:“你等等我。”

路明非早就罩着楚子航过了,面对奥丁的时候他没有回头,告诉楚子航你快走。那之后楚子航一路走到今天,他握紧刀也尝过血,手心里的血泡掉了长出厚厚的茧,从第一次执行任务杀人之后整整一周半夜惊醒拒绝肉食,到暑假在北京出完任务给路明非打电话问他要不要真空包装的烤鸭。

楚子航一路走到今天,终于也能说出和别人曾经对他重复过的,一样的话。

黄金的龙瞳在眼眶里燃烧,楚子航对路明非露出了一个非常浅薄,但是确实存在的微笑。

你叫我师兄,我也当了你这么久的师兄。可是自古以来,哪有师弟罩着师兄的道理。

从今往后,我罩着你。




“你很生气啊。”

坐在车站边露天的长椅上,路明非对面坐着古德里安教授。两人面前一人摆了一杯饮品——这是跟着CC1000次列车远去的列车员对于两个还要等真人CS结束的可怜人最后的善意。路明非看着杯子里鲜榨的橙汁里沉淀物慢慢沉下去,冰块一点儿一点儿在阳光下化开···然后他听到了那个声音。

声音的主人慢悠悠的在他旁边坐下,他一把抓过路明非的橙汁喝了一大口,发出心满意足的‘咕噜’声。

“你怎么来了?”路明非任由这位小魔鬼抢走他的杯子,分享他的橙汁。他扫了一眼:和以往一样,一切都静止了。无论是车站外那个巨大的时钟,还是一旁被风卷起的树叶。于是他安心的任由这个不应该出现在卡塞尔的小魔鬼把自己贴到了他身上。“最近很闲?”

“错了,最近超级忙的啊。”小魔鬼像模像样的叹了一口气:“前面跟哥哥你说过吧,我雇佣了一个朝难搞的员工,这位姑娘满脑子的搞事儿和弃暗投明,作为老板我就很难过啊。”

“明是谁?”路明非完全没有在意小魔鬼的诉苦,他只是抓住了他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你又在暗地里折腾什么?”

“哇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重点放在关心我上面?”小魔鬼完全不接茬,他抽出杯子里的吸管,就像是举起剑一样指着路明非:“你这样!我!很伤心!”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路爷爷扬了扬眉。

“难过这种事情,怎么都不会习惯的吧?”小魔鬼轻声说道:“被在乎的人伤害,痛觉是永远无法习惯的东西。你觉得你习惯了,其实你只是更能忍耐了,但是所有的忍耐就像是往池子里倒水,你以为一杯水下去什么都没有变,看上去也的确什么都没有变化···”

“但是池子是会满的。”路爷爷说道。

“是啊。”小魔鬼低声道:“等池子满了,裂开了,坏掉了,所有的痛苦都会像回涌的潮汐一样扑上来···把你吞下去。”

沉默了片刻,路明非问道。“见到我让你很难过吗?”

“怎么会呢?我这么爱你,见到你爱的人会难过吗?”小魔鬼哼了一声,他马上又恢复了那种精神百倍的样子,就好像之前那个难过低沉的人不是他一样:“我可是听到哥哥你在生气才过来的,结果居然是这么没有营养的生气啊。”

“我在生气?”路明非挑了挑眉:“怎么说?”

“哇,哥哥你自己居然没感觉吗?”小魔鬼夸张的感叹了一声,可他看着路明非的目光却是肃然的:“被保护,被丢下,被推离战场——哥哥你很生气,不是吗?”

李嘉图校长认真的想了想:“你要是这么说,的确,我是有点儿生气的。”

“那就对了,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弟弟,我肯定不会感觉错的。”小魔鬼得意洋洋的说道:“就是哥哥你生气的太没有营养···我本来还以为咱们可以大闹一场的。”

“我叫孙悟空吗?孙悟空有弟弟吗?”路明非无语:“别满脑子搞事儿好么亲?”

“想一下又不犯法,反正决策权在哥哥你那里,你怎么说我怎么配合咯。”小魔鬼耸了耸肩:“不过说真的啊,我是没想到哥哥你居然真的很听话的在这里坐着等啦。”
“什么意思?”路明非愣了一下。

“字面上的意思。”小魔鬼看着他,黄金的瞳孔里全是火焰:“哥哥你想要改变一切的执念,哥哥你心里的火焰,却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改变,我很失望啊。”

“你觉得我应该跟上去?”路明非嗤笑:“别闹了,那是年轻人的游戏,我一个老头进去做什么?你见过新手村刷世界BOSS的吗?”

“那你为什么刚刚要跟着去呢?”小魔鬼反问。

“因为——”

说着说着,路明非突然顿住了。

对,的确,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年人,二周目的转生号,路明非一向不是很喜欢加入这种年轻人之间的斗争里,因为这是不公平的。年轻人的斗争应该由年轻人决定,而不是一个老年人一刀定局。

他没有网游小说中龙傲天装逼打脸的恶趣味,自然也就做不到丢下其实除了他自己——顶多再加一个小魔鬼——一张老脸的事情。

但是刚刚,他自己说了想跟师兄一起去。

为什么呢?

“嗯哼?”小魔鬼哼了一声,表示他在等着答案。路明非看着他,缓缓的,他笑了起来。

“我不是想参加什么游戏。”他笑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老到皮肉都要脱离的皮肤,也没有其上遍布的伤痕,他低语道:“我只是想——跟他并肩作战而已。”

对,他期待的其实一直都不是什么我保护你你保护我,只是并肩作战而已。

他想向他们证明,他想对他们说,他想抓住那些把他挡在身后送他去往未来的手——别丢下我,要战一起战,走一起走。

“——要死一起死。”他轻声说道:“我已经足够站在你们身边啦。”

小魔鬼笑了起来。

“那现在,哥哥你怎么说?”

路明非缓缓握紧了手指,然后松开,舒张的动作重复了几次之后,他头也不抬的回答。

“还能怎么说?我有点儿生气,你可以回去继续办公了。”

“是是是,那么我先走了哦。”

小魔鬼叹了口气,乖乖的消失,随着他的消失,时间再一次从静止走向变动。路明非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古德里安教授。

“教授,请问你知道怎么参加自由一日吗?”

“往校内走就可以了,我记得学生会和狮心会还圈过几个枪支领取的集合点吧?”古德里安第一时间回答道,然后才反应过来:“明非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打算去玩玩。”路明非回答道。

古德里安教授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虽然说明非你是S级也是预科生,但是自由一日这种东西···”

“啊,别担心教授,我只是去玩玩而已。”

“可是你不是答应了楚子航要等他回来的吗?”古德里安挠了挠头:“我还想等等给你介绍一下室友来着。”

“放心好了教授,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呢。”李嘉图校长笑了笑,他摊开册子最后一页附录的学校地图让古德里安给他画了几个圈,心满意足的合上册子,深呼吸。“之前没有说过,我很讨厌等人。”

李嘉图校长很讨厌等人,未来在校长淫威下瑟瑟发抖的学生每一个都知道这个重要忌讳。但是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是为什么。

他很讨厌等人,是因为他等不到人。所以这一次,谁都别让他等。就像小魔鬼说的,在得到‘从头再来’的机会的那一刻起,李嘉图校长就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想要什么。

愿为梢头灯,愿为马前卒。



注释(1)关于卡塞尔学分和专业体系,属于私设,最基础的部分来自于原著第一部路明非选课的时候古德里安教授的建议:

         “我的建议是你选择‘龙类家族谱系入门’、‘魔动机械设计学一级’、‘炼金化学一级’作为你的专业课,外语方面我建议你选修‘古诺尔斯语’,体育课你可以选‘太极拳’和‘体能’两项,这样你会获得十三个学分,每周十三个课时不算太多,院长可是说你爸妈电话关照过要对你提高要求。你按照我安排的课程表,很快就会掌握龙族的核心知识,我要让你成为卡塞尔学院四十多年来第二个当之无愧的‘S’级学生!”古德里安教授显然早有准备,老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可以看到,虽然是个文科生(第二卷路明非自己对夏弥承认过),主修专业是龙类家族谱系学。但是古德里安依然选择了属于理科的魔动机械设计学和炼金化学推荐给他。放在现实里大概是你专业是哲学,导师推荐你去选个物理化学修修学分···再加上被列出来的外语和体育两项。以这三个重点为核心,我自己补写了整个卡塞尔学院的选课体系。

         如果出现什么硬伤,还请大家直接评论指出哦




风鸦有话说:收到了好多超级暖的劝慰!我爱你们呜呜呜呜!超级感谢大家一直支持我这个心理脆弱脑洞大更新还慢的鸦,你们还能在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啊!

                    爆更新作为回馈,6400+更新奉上,这一章节还是按照计划插入比原来设定要多一点儿的感情线。顺便一提,两人感情的突破点在于之后三峡之前的刷经验+武器的原创副本,也就是黄毛NPC开启的副本哈哈哈哈

                  那么,还是照例,希望大家喜欢这一章啦~这一周鸦放假,在复习之外我会尽量多更新的!爱你们



                  最后,最近看到了好多FATEAU的同人啊,我也想写,大概是原来发过的复来归改一改继续往后写吧,大家有兴趣咩?



【龙族/楚路】从头再来-卷二-第十四章

找了好久,做个记录

飓风之鸦——给你讲个故事:

第十四章、战争开始



路爷爷殴打小朋友的习惯要是往前追溯,那就要说的很长了。

在此之前,最先要理解的,是一个问题:Ricardo·M·Lu是个好老师吗?答案自然是肯定的。李嘉图校长再怎么战功赫赫无冕之王,他的本职依然是卡塞尔学院的校长,混血种强调权力至上,知识自然也是权与力的一种。卡塞尔学院的高层从来都不是只有行政义务的,路明非自然也不例外,在他的导师也已经退休养老之后,他彻底接过了龙族谱系学这门专业主讲师的职务。而在此之外,李嘉图校长在职期间也为卡塞尔乃至秘党培养出了无数优秀人才。

那么Ricardo·M·Lu是个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好老师吗?答案却是否定的。据李嘉图校长本人所知,在他之前卡塞尔学院历经两代校长,初代的校长昂热是个整天被校董弹勃花着大笔卡塞尔资金坐着私人飞机满世界泡妞装逼享受人生的老不修。

在昂热战死之后,校长的权柄在执行部和装备部两个核心职权部门和一部分校董的支持下,由昂热的老搭档,副校长弗拉梅尔接手。这位实际意义上的校长一直不肯转正,于是十余年间他一人代理卡塞尔学院正副校长的职务···然后这位整日在钟楼酗酒看片的老不修把卡塞尔学院的游泳和舞蹈课程发扬光大玩出花样。

作为这样的老师带出来的得意门生;作为有这样的前辈做例子的后辈,路明非很难得的没有继承前两位校长的花花公子风范。上任的前十年他一度在守夜人论坛投票上被推选为‘最具有执行部风范的校长’——这个写执行部风范读作杀胚之王的称号一度让校董们都如临大敌,很把李嘉图校长当做又一个年轻的昂热。

——直到路校长装嫩拿着假证跑去参加星际不知道5还是7的比赛,拿了个冠军因而上了电视的那天。

事发时电竞控的某卡塞尔大二生上大课的时候偷偷用手机看决赛和颁奖直播,结果还没从最后一场精彩之战里回味儿过来,就看到领奖台上站了个熟悉的身影——下一秒,这位倒霉的大二生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两分钟后,课堂炸了,当天晚上,守夜人论坛炸了。

之后的整整三天里,卡塞尔学院都蔓延着仿佛全员吸高了一样的迷幻气氛,从老师到学生,脸上神情都仿佛梦游,总结一下只有经典的三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校长是星际今年的总冠军???

世界冠军李嘉图校长在第三天晚上披星戴月回到了学校,他一手抱着世界冠军的奖杯,一手拖着小巧的登机箱,黑色的长风衣随便敞开露出其中骚气的雅灰色衬衫。整体着装画风注重‘骚想干’和‘求扒光’的校长大人下了直升机,看到的就是满草坪闪亮亮的黄金瞳。

思索片刻,李嘉图校长顶着卡塞尔众人怨念和复杂的目光,笑着爱抚了一下第一个走上前来,如往日一样抱着文件夹的校长助理小姐的狗头。之后对着另外一个哈欠连天,穿着一身烂白菜一样都快看不出原色的衬衣的老友笑了笑。

“回来了?”老友口齿不清道。

“回来了。”李嘉图校长点头。

“假证好用吗?”

“非常好用。”

“那必须的!”当年的卡塞尔令人闻风丧胆的狗仔之王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拍着胸脯:“不是我吹,我现在假证做的贼专业!上到八十老母下到三岁幼童——”

“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啊喂。”

“这都是小事儿。”前狗仔之王豪迈的一挥手:“你下次找个特效化妆师给你的脸画年轻点儿,不然糟蹋我给你做的证。”

“······”

李嘉图校长无言以对,还放在包里的证件上写着他已经二十有六,而现实是他的年纪可以在往上加个两位数。

“我有那么老吗?”

在混血种里可以算是雏鸟的卡塞尔校长摸了摸下巴,甭管三十四十还是五十,对于他这种血统的混血种来说时光都仿佛停驻了一样,所以他才能大明大放的装嫩。而他不靠谱的老友继续打起了哈欠。

“早睡早起···不然就是老得快啊。”

老友含糊的说道。

“想得越多,老的越快。记得越久,死的越早。”

“有道理。”

李嘉图校长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先死,师兄你殿后。”

“啧啧啧,这种大事儿你一个师弟还要跟我抢,让身为师兄的尊严何在啊。”不靠谱的师兄摆了摆手:“回来了就好,我补觉去了。”

送走了可能是在巴西美人看的太多,导致回到美国就整个人蔫儿掉,万年睡不醒觉的芬格尔。李嘉图校长转过头来又看到了助理小姐姐泫然欲泣的大眼睛,黄金瞳看起来水灵极了。

“又怎么了?”他无奈道。

“校长!”助理小姐姐嗷呜一声哭了出来:“不要抛弃我们离家出走去打电竞啊!”

“···你全X高手看多了吧。”李嘉图校长无言以对:“哭什么?眼泪收一收!走不了的,我还能去哪儿呢。”

“那就好。”

助理小姐姐用她价值不菲的高定袖子抹了把脸,下一秒又是一个帅气冷艳的职场OL。她简单的打发掉依然满脸懵逼的学生们,跟着李嘉图校长走回了校长办公室,跟着再把校长大人出去打星际比赛导致无人处理、因为保密性也绝对不能用电子稿传输的文件交代了一番。直接就工作了一个通宵。

直到地平线上太阳升起,助理小姐姐才满意的抱着处理好的文件告退。

“伊莎贝拉怎么就选择了你这么一个继承人。”

想到之前这姑娘说哭就哭,抹一把脸换一个人的样子,李嘉图校长叹了口气。

“等我也死了的那天,我会帮您去那边问家姐的。”

助理姑娘回答。

“——我自己问就成了。”李嘉图校长淡淡道:“我还没死呢,你们一个个抢在我面前做什么。”



那之后,一群把李嘉图校长当做神来崇拜的狂信徒们反而一点儿都没有我爱豆也会拉shi···啊呸,打游戏的落差感。而总是要做一下幕后黑手的校董们——当然也可以直接理解成秘党领袖——也有种‘原来你丫是个真正的活人’的松了一口气。两方都觉得电子竞技怕是很快就要变成卡塞尔学院的新科目的。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

初代校长昂热的爱好是美酒美食,所以他很快在卡塞尔校内加了品酒这门选修课,连带着之后数年间卡塞尔学院食堂的酒库一扩再扩。接下来的下一代代校长弗拉梅尔卡是个沉迷美色的花花公子,于是在他的提议下卡塞尔的游泳课学分一升再升还有外派活动,从太平洋岛国一路玩到非洲海岸,他老人家舒舒服服躺在太阳底下看阳光下一片耀眼的雪白大腿和纤细腰肢……

按照这个趋势,热爱电竞甚至自己亲身假证装嫩上阵的李嘉图校长委实应该将电竞扩展为卡塞尔学院新的选修课,卡塞尔战队必将称霸世界……但是并没有,在学生们的欢呼雀跃中,李嘉图校长表示不可能的,谁想用世界这么大我想去打职业比赛为借口旷课休学,请先打过他。

得到这个结果,卡塞尔学生们超开心的。要知道李嘉图校长作为一个可以说是真正战功上位的校长,最令人崇拜的就是武力值,可是校长本人却并不在校内指导任何的武技课程。

直接申请指点看起来也是一个能行的途径,可别说普通学生,就连执行部申请了几次都没有得到校长什么指点,反而被校长怀疑了作为杀胚的能力,直接导致一群以‘做最野的杀胚,搞最大的事儿’的执行部成员接下来一年都是狂暴化的。直接导致后勤部几个部长轮流抱着校长大腿儿痛哭流涕求校长别刺激那群杀胚了这样下去要破产的···

结果,校长这话一出,皮痒的学生们顿时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当天晚上校长室就收到了上百封信——校长我想打电竞!求蹂躏——而与此同时,守夜人论坛的置顶帖子已经排了快千楼,其中约战的毕业生和应届生为了被蹂躏的次序撕的天昏地暗。

——怕是药丸。

打那之后,李嘉图校长蹂躏送上门来请求受虐的学生就成为了卡塞尔学院的日常,武道馆常年满人,医疗部直接把一列医疗车停在了武道馆门口以备日常之需。



由此可见,李嘉图校长真的对殴打小朋友那是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完全不会不好意思,完全不觉得以大欺小有什么不对,如果鱼塘虐菜算个技能的话,李嘉图校长大概早八百年这个技能满破还有余了。

而现在——路明非最后看了一眼册子最后的地图,他举起册子对着面前的建筑笔画了一下,然后才能确定他没有找错地方。

在路明非接管卡塞尔学院的时候,学院已经跟他当年上学时不是一个样子,在战后几乎可以说是被推平了的卡塞尔只留下还算完整的地下部分,地上部分则全部推倒重建,没有依照原模板的重建最后把卡塞尔学院改造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只有建筑名和风格还遵循着惯例。在那之后卡塞尔也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进行了两次大的改建和十余次小的改造,以至于路爷爷对现在的卡塞尔一点儿也不熟悉。

不过没关系,有地图就没问题。

就在路明非确定了这是他要找的地方,准备进去的时候,有人从内里推开了门。

“约翰你终于回来了!换班换班——”

穿着一身深红色作战服的青年揉着眼睛推开门,他手里还提着一把M4,有点儿困倦的脸上还带着莫名其妙的兴奋。紧跟着,抬起头,两个人四只眼直愣愣的撞在了一起。

“没有穿制服,你是什么——”

青年第一时间端起M4枪口正对着路明非,路明非很清楚这货百分之99都会在听到答案——无论是什么答案——之后给他一枪,反正弗里嘉子弹也打不死人。在这场‘战争’里没穿相同制服的都是敌人的,敌人都要‘消灭’。

所以,路明非干脆没有花力气去多说什么,脚步一转,他往前迈了一步。青年的瞳孔猛地收缩,下一秒,他扣动了扳机。

但是太晚了。

在他扣动扳机的时候,路明非的手已经握住了枪身,他矮下身,双手把枪身托在肩上,腰直起来的时候子弹顺着枪口方向的改变在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了一片深红的‘血雾’。青年马上放开持枪的手——在他接受的教育里贴身搏斗枪远远没有拳头好用,他刚一拳头砸出来,也放开手把枪往上用力一抛的路明非就开开心心的抓住他的胳膊来了一个过肩摔。

过肩摔这个技能路爷爷非常熟练,保证能把一个混血种摔的七荤八素,摔完了人空出的手正好接住枪,路明非娴熟的补上一枪保证这位同学睡个好觉。跟着就提着M4往里走。

引入眼帘的,是可以说得上豪华的小型军火库。

“找到了。”

路爷爷吹了个口哨,从微冲到冲锋,从手枪到‘微型航炮’。桌子上码放着装好的弹夹和一组一组的子弹。路明非拾起一枚,深红色的弹头看起来是迥异于金属的材质,他随便把子弹往旁边一甩。被他当做小型暗器使用的子弹划过空气,直接戳到了躲在架子后面的人的脑袋上。击中目标的弗里嘉子弹爆开,听到外面声响就在第一时间抱着偷袭念头躲起来的青年抓着枪应声而倒。

“想法不错,手段太差。”

路明非淡淡道,他从桌子上捡了一把手枪出来,依然是往上一抛,抓起弹夹往上一送——展示完典范一样的单手花式上弹的新生一手M4一手伯莱塔92F,对着从门外和里屋包抄而来的学长学姐们露出了一个笑容。

猎食者的笑容。

“确定就这么多人了吗?”他口吻非常温和有礼,就好像是餐厅的侍者询问顾客还有什么需求···而说出来的话,却能让任何一个老生暴跳如雷:“我还赶着去下一场,劳驾快一点儿。”



风鸦有话说:好久不见啊亲爱的们,想我了没?接下来就是路爷爷耍帅的人生啦!

                    更新送上,又到了更新的好时候啊!这个月还会有至少一章的,信我,月双更的低保还是有的。

                    顺便,安利一下最近靠爱发电的坑:【无限】罗盘玫瑰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you00963/249385058
点击预览

山鸟:

非影repo!
my水的超甜非影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今天到手十分开心!量足味甜不说,还有萌萌哒小不点加料,好吃到哭泣呜呜呜😭
另外真的没想到my水那么甜心,竟然把我给的应援图也印成了彩色,天呐简直惊喜懵٩(´Д` ;)۶:.*后面放一张应援原图,感谢秋水写出好吃的粮,各位看官不来一发吗(´▽`ʃƪ)

霍琦临:

除夕夜,祝大家新年快乐。吃到了一年一次的春卷。粑粑盐放少了,味道差了点。特么咻了一晚上,也没咻到敬业福,不开森。